麦田大醉侠 www.mtdzx.com.cn

个人简介个人动态技术资料与我联系
 
 
 
与我联系  
QQ 49767936

腾讯争食创投业:1年投资超10年 VC何以应对  

那些一直埋怨腾讯不够开放的人现在可能要改变看法了,因为他们将发现开放后的腾讯变得比过去更加无所不在,特别是对那些曾经出于某种目的参加过讨伐运动、主要投资领域为TMT(科技、媒体和通信)的VC 而言。

现在腾讯不仅在市场上以势不可挡的速度招揽优质合作伙伴,而且其资本之手也几乎出现在对每一个潜在投资对象的角逐中。过去VC 们在面试潜在的投资对象时最后总会问一句“假如腾讯也进入这个领域,你们如何应对?”现在他们不得不在约见潜在投资对象之前问自己同样的问题:如果遇到腾讯,我们怎么应对?

在2010 年之前,腾讯很少进行外部投资或收购,对这家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而言,为了保持80% 甚至100% 以上的增长,它所需做的只是在公司内部开发更多的产品或服务,然后通过其向每个用户每月哪怕多收1 元钱,就能轻松完成任务—也正是这一点让腾讯背上了封闭和扼杀创新的罪名。

但在2010 年,腾讯突然加快了投资并购步伐,全年一共进行了不下7 次投资或收购,金额约3.5 亿美元,比此前十年的总和可能还多。而今年刚过去7 个月,公司投资的项目就已经达到8 起,总金额约7 亿美元,已两倍于去年全年。

这些可能只是这只身躯庞大的企鹅巨大的胃口的餐前小点。在6 月份的腾讯开放战略发布会上,作为该战略的一个重要部分,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 马化腾宣布将把公司旗下的产业共赢基金从年初确定的50 亿元人民币增加到100 亿元,并计划在两年内将其全部投出。注意,在今年已经投出的7 亿美元中,只有约一半从这个基金支出,该基金主要面向的是中国国内的互联网相关领域。

“开放需要合作伙伴的支持,我们希望通过资本上的纽带来加强和巩固我们同合作伙伴的关系。”刘炽平似乎是故意轻描淡写地解释道。他还有一半的话没有说出来,那就是这些投资还能使腾讯从合作伙伴的成长中获益,从而为公司创造新的增长动力。此前,腾讯已经从这种模式中受益,公司的几款热门游戏就是同合作伙伴一起开发出来的,现在它只需将在游戏领域积累的经验移植到更广泛的领域。

实际上从2009 年开始, 寻找新的增长点就已经变得非常迫切。在2009 年之前公司的收入、毛利和净利三项指标增长一直保持在80% 以上(即便在金融危机爆发的2008 年也不例外),但2009年公司三项指标已经分别下降到73.9%,71.6% 和85.5%,2010 年就进一步下降到57.9%,55.8% 和63.4%,到今年第一季度这种增长下滑的势头仍然没有止住,三个指标进一步下降为50%,43% 和57.6%。

这一结果部分与腾讯的收入结构有关:公司的收入和利润中有约一半来自于网络游戏,但该领域在最近几年面临剧烈的竞争,且增长已经回落到10%-20% 的正常水平;而在近年飞速发展的电子商务和搜索广告方面(这两个领域分别是阿里巴巴和百度的天下),公司却始终没有取得收入上的大规模增长。

“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做一个小应用,用它来打动用户的心,满足用户的需求。然后看到用户有新的需求了,我们又推出更多的新产品,从做一个产品开了一个小商店,商店里面摆的都是我们自己的产品。在最初阶段可以这样做,用户也觉得这个已经够用了,但是到了一定程度人群越来越广泛,需求也越来越丰富,仅靠自己做的应用,没有办法满足用户的需求了。”刘炽平这样分析变化背后的原因。

现在,马化腾和他的伙伴们决定通过转向外部增长的方式来改变这种局面。吸引更多的合作伙伴提供更多的产品,并从产生的收入中分成,这的确是一种稳妥的做法,就像苹果未来可能会从其应用商店的销售中获得越来越多的分成一样。但新的合作伙伴的加入和从用户到收入的转化都需要时间,更重要的是腾讯过去的模式已经培养了一群手握重兵的明星产品经理,他们思想上的转化也非一朝一夕。相反,外部投资既省时,又分散风险,拉近同合作伙伴的关系,还能堵住那些质疑者的嘴。


战略上的这一变化让公司总裁刘炽平如鱼得水。现在他既帮助马化腾处理日常运营,还将大部分精力放在资本运营及投资上,并直接负责该基金的运营。在2005 年以首席战略官加盟腾讯之前,刘炽平位居高盛亚洲董事总经理的高位,是并购方面的专家,再早些他是麦肯锡的一名资深顾问。

刘炽平加盟腾讯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和老板马化腾一道制定了决定公司此后数年飞速发展的名为“在线生活”的战略(这正是麦肯锡公司所擅长的),该战略将腾讯从一家即时通讯服务商发展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而现在,该是高盛的经历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他的计划是寻找那些在电子商务、游戏、旅游等与网民生活应用密切相关的行业有自己独特能力的公司进行投资,特别是那些具备较强线下能力的公司,这样腾讯就能通过将自己领先的线上能力对接给被投资方来实现增值。

这方面的典型是5 月份对纳斯达克上市的线上旅游公司艺龙的投资,腾讯以8,440 万美元获得了艺龙公司16% 的股份。该公司是中国最早进入在线旅游的公司之一,在酒店等线下资源方面积累雄厚,但一直苦于没有成本更低、更有效的客户资源,而这正是拥有超过6 亿用户的腾讯的长项。

“我们可能对线上比较了解,它们可能对专业领域和一些线下的运作比较了解,这样的话我们可以虚实结合,线上线下结合,平台和应用结合,它们可以加快他们的发展。”刘炽平说。类似的互补也存在于今年以来的其他一些投资项目中,比如以6,900 万美元对中国内地最大的民营影视公司华谊兄弟的投资,以5,000 万美元对鞋类B2C公司好乐买的投资,以“数千万美元”对钻石类B2C 公司珂兰钻石网的投资等。

以1.4 亿美元对金山软件和金山网络的投资成为腾讯迄今在中国最大的一笔投资。金山是中国历史最久的软件公司之一,其自主知识产权的办公软件一直以微软office 为挑战对象,并成功运营了后来被亚马逊收购的B2C 网站卓越,现在游戏和安全是该公司的两项主要业务。业界普遍认为,该项合作可能为金山游戏带来更多用户,而腾讯也可望借助金山在安全领域的积累来增加同竞争对手奇虎360 的竞争筹码。对于双方在安全领域可能带来的共赢,摩根士丹利也注意到了,并对该项投资做出了“利好”的评价。

人们还记得,在去年的冬天,正是腾讯在安全领域的加速与奇虎360 的过激反应,最终引发了著名了3Q 大战,那场纠纷燃起的战火到了最近还没有完全熄灭,碍于自身的行业影响和业界的普遍不安,腾讯每做一个反应都不得不小心警惕,而现在可能轮到奇虎360 的创始人周鸿紧张了,因为未来腾讯完全可以通过金山来实现曲线反击。这一好处在很多方面都可能使腾讯受益,从而使腾讯既摆脱封闭的骂声,又在竞争中变得更加灵活。

不过,即便短期并不能带来业务和收入的增加,能够在瞬息万变的行业整合大潮中保留一个感应器,那也算是不错的回报,对腾讯这样的大型互联网公司而言,避免错失重大机会往往比短期收入更重要。对创新工场的投资就属于这类,该机构是前Google 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李开复创办的创业投资基金。

“我们追求的不是想赚多少钱,更多的是我们能不能通过这种投资去接触一些优秀的公司,这些公司是不是能够跟我们有一定的战略上的互动。”刘炽平说。资本家腾讯的视野并不只停留在国内。实际上,自去年以来腾讯投出去的金额中,60% 以上就发生在海外。去年4 月对俄罗斯DST 公司的3 亿美元的投资已经举世闻名,众所周知,该公司是Facebook、Zynga 等一些热门互联网公司的投资者。尽管这笔钱仅为腾讯赢得了在DST 公司10.26% 的经济权益和0.51%的总投票权,和提名一名董事会观察员的权利,这意味着腾讯可能不能直接对DST 产生影响,但DST 广泛的触角却有机会将腾讯带入更广阔的全球互联网俱乐部,并通过资本纽带成为一些相关企业的“自己人”。

除此之外,腾讯还可能通过向DST旗下的诸多关联互联网公司输出其技术和产品来获益,虽然这可能不会带来短期经济利益,但却能够帮助腾讯了解更多的海外市场,并使其渠道网络越来越广泛。腾讯在越南、泰国、印度等亚洲新兴市场也采取了这种方式,即在输出资金的同时也输出其产品和技术,如越南最大的游戏和即时通讯公司VinaGame 曾是腾讯的一个模仿者,后来腾讯成为了它的投资方。但也有人认为,这些海外投资中有多少是腾讯自己的意图不得而知,因为一些项目背后有腾讯的第一大股东MIH(后者持有腾讯约35% 的股份)及其母公司南非传媒巨头Naspers。比如对DST 和MIH印度环球网络公司的投资就属于此类,前者同Naspers 在很多领域都有合作,而后者则由Naspers 直接控制。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腾讯能够借此建立起更为广泛的触角,并为国际化建立起平滑的通道、甚至是为直接进入这些市场打下基础?多年以来,中国的几大互联网公司一直渴望在中国内地以外的市场建立起自信,但由于其产品和服过于中国化,以及互联网本身的特殊性(用户需求上升到文化层面,且千差万别,也容易受到政治因素的干扰),一直没有大的起色。

除此之外,公司还尝试从引入产品和技术的角度进行投资,比如在互联网特别是无线互联网应用发达的美国和韩国市场。公司在韩国的投资是通过一家基金进行的(有点类似对创新工场的投资),然后由该基金寻找合适的游戏项目组进行投资。2 月份对美国在线游戏公司RiotGames 的收购创下了公司投资的金额纪录—3.5 亿美元。

之前,腾讯已和该公司有过一些产品和资本层面的合作,现在腾讯希望加大赌注,刘炽平的长远计划是由其负责腾讯在美国的运营,包括引入腾讯的产品。这种循序渐进的合作模式符合腾讯一贯的风格,该公司工科背景、以工程师文化自居的创业团队一直力图将风险控制到最小限度。最终,腾讯就有可能通过资本纽带编织起一张遍布全球的关系网络,这张网络将为其全球化扩张提供敲门砖和加速动力。目前,公司已经开始借这张网来给自己洗脑,比如利用同Facebook 建立起来的关系,现在腾讯正试着为Facebook 开发一些应用,借此来了解Facebook 和美国互联网。“现在我们在Facebook 开发的一款第三方应用已经进入排行榜的前50名。”刘炽平有些得意地说。

不过腾讯最初并不谋求控制所投资公司,迄今除了两三起投资是控股收购的外(而且这些收购都经历了多次的先期投资,收购几乎可以视为水到渠成),绝大多数投资所占的股份都在50% 以内,刘炽平说腾讯希望借此保持被投资公司的积极性。但并非什么公司都可以进入腾讯最后投资清单,刘炽平希望公司可以避免坠入太大的泡沫陷阱。为此,他总结了腾讯的投资三原则,即“第一是战略,到底是不是有发展前景,市场够不够大;第二是有没有相互协同和增值的机会;第三是管理团队是不是有能力,有理想,对腾讯的价值观是否认同,是否以制造更好的用户体验为理想,是否有执行力”。

剩下来他要做的,就是帮助公司管理层建立起等待的耐心和注重长期价值的习惯,这是一个伟大的资本家所必须具备的素质。“现实中一个公司的价值跟一个公司的市值是不等同的,利润也是不等同的。我们更多的应该想到底有什么东西已经做了,让我们可以制造更多的价值,这些价值最后一定会反映在公司对用户的价值里,长期而言这些价值也会一部分反映到公司的市值和收入里,虽然不一定是等同的。”他说。

版权所有  XXX省XXXXXX有限公司 2012-2015
联系电话:3000000   传真:3000000   QQ号:XXXXXXXXX  
 邮箱:XXXX@163.com 网址:www.XXXXXXX.com 地址:XXXX省XXXX市XXXX区XXX室
ICP备案:冀ICP备18013890号-1 软泥智能网站